你是被爱着的

  私设平行世界,恶狼游戏的大家都活着,但记忆存在。
  “啪嗒啪嗒........”滴水声,为什么可以听到声音?我,我不是死了吗?像我这种人,一定会下地狱的吧。毕竟,我杀了那么多人,最后还把姐姐.......呜......姐姐。
  眼睛好重,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试着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一道红色的身影。
  姐姐?姐姐!我拼命的睁大眼睛,手指颤抖着伸向姐姐,却又踌躇不前。
  却不想姐姐像是感受到什么似的猛的抓住了我的手。
  “伦...伦太郎,你醒了吧,说句话啊,不要吓姐姐啊!”姐姐抓着我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好像我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呜呜...对不起,伦太郎,我...我不是一个好姐姐,如果,如果当时我的态度在坚决一点,你就...你就...”
  我用力的摇着头,想说些什么,但我的喉咙不知怎么的一句话,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干裂的嘴唇不停的动着。
  不是的,不是的,是我的错啊!是我啊!我不是的好弟弟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姐姐...

捡个小孩抱回家

  稷下有一“魔女”,名唤庄周,字子休。却不喜作恶,时常现身解救人们与水火中,被世人称之为“贤者”。
  庄贤者平日里不喜活动,每日都沉迷于梦境当中,靠一神兽——鲲代步。  今日子休难得醒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出门耍去。 
  沿着生意盎然的小路往下走,看看风景,耍耍蝴蝶,然后栽倒在地。 
  “咝,疼疼疼!现在的人怎么这么缺德,竟然在路上放石头,绊倒人了怎么办?”庄周扶着鲲爬起来,慢慢的爬回鲲身上。兴许是无意间抓到了它身上的痒痒肉,鲲抖抖身子,差点将好不容易爬上去庄周再次甩下去。  
   好不容易才爬回背上,庄周往下一看:绊倒他的竟是一个一位死亡的妇女。 
   “!!!???”鲲对于庄周投向自己的眼神表示严重抗议!像我这种上的了沙场,下得了厨房,能歌能舞,还能照护半残少年的居家好鲲上哪找去?你竟然还不识好歹的怀疑我?呜呜呜,鲲家好伤心啊....... 
  鲲在心里想什么旁人当然不知道,但身为相处多年的伙伴,子休自然明白平常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的鲲不可能做这种事。
  只不过是为了报复刚才鲲把自己摔到地上才故意说出来的,绝对不是记仇:)
  安抚好受惊的鲲后,子休总算把目光投向那名妇女身上。
  见死去的妇女的肚子处在微微的动,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时间停滞了三秒钟......
  “啊啊啊啊啊诈尸了!”
  “!!!!!!!(゚⊿゚)ツ”
  一个小东西从从死去的妇女的衣服中钻出来,眨巴眨巴墨绿的眼睛看着抱在一起的一人一鱼。
  “哎?不是诈尸啊,原来肚子里还有个小娃娃呀。”
  “?”小娃娃看着一人一鱼的动作,还以为他们在做什么游戏,挥舞着短小的四肢跑到他们面前,抱住子休的腿,水灵灵的眼睛却盯着鲲。
  子休动了动腿,却一动都动不了。
  “怪哉,这小娃娃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子休看了看周围,除了地上的妇女之外没有一个人影。这条小路他们走过无数回,除了他们一家方圆几百里内没有任何人家。
  “你们是被谁追杀了吗?”
  “?”小娃娃看着子休,嘴里咿咿呀呀的无意义的叫着,虽然会些简单的词汇,可惜通过这些词他也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本来就没指望这小娃娃能说些什么,就算他说了什么又怎么样?贤者闲者,就算再闲他也不会做些什么陷入别人的家务事里。太麻烦,顺其自然才是他的风格。
  子休抱着小娃娃走到妇女身边,看着小娃娃对妇女冷淡的态度,推翻了母亲带着娃娃逃难的想法。
  他再她身边蹲下,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在下无意冒犯,只是为了了解这小娃娃的身世,希望逝者安息,早日超度。”子休不知道如何超度逝者,只不过是想着要是亡灵看见自己翻找她的衣物然后给自己下咒就麻烦了。
  说完后,子休就开始找和娃娃身世有关的东西。翻找时尽量不掀开衣物,动作尽量轻。
  一番找寻下来,子休只明白小娃娃叫扁鹊,现在是个弃婴。
  抹去头上并不纯在的汗,子休捏着扁鹊肉乎乎的脸蛋轻轻的往外拉道“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丢这的话晚上肯定会被啃的骨头都不留的。要收养你吗?可是我没有带过小孩子啊。”
  扁鹊不满的将自己的脸从庄周的魔爪中挣脱出来,庄周看着他揉着自己微红的脸心想:嗯,手感真好。
  算了,就当日行一善好了,等他成年了就送走得了。这么想着,庄周冲扁鹊说到:“你愿意和我回家吗?”
  “好!”
  说实话庄周本来做好了被拒绝后的计划,但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现在的小孩不是都被家长教育不要和陌生人
  走吗?竟然会这么顺利,看来送出去前要教育他一些保护自己的知识了......
 
  回到庄周“家”,好吧,可能不能叫这里为“家”。而要称这里为“窝”。
  毕竟谁家里是由枕头构成的?走进木屋里,放眼望去全是枕头,连一个家具都看不到。
  庄周没什么反应,自己天天生活在这没什么不对的。扁鹊也很快适应了,毕竟还是个孩子,权当是个奇怪的家。
  庄周替他整出一个“床”来,过程中忽然听到了小孩发出的咕噜声。他轻笑一声,羞得扁鹊捂住肚子羞红了脸。等他笑够了,却忽然想起来自己不知道这么小的小孩可以吃什么。这可愁坏了贤者大人,自己早已辟谷,偶尔嘴馋了就吃点果子,逛逛长安城......
  “对了!长安城!”贤者突然想起待在长安城的治安官,“干脆把他丢给狄仁杰吧?”这样就不用带孩子了,听说带孩子什么的很累,还不能好好睡觉......
  一想到不能好好睡觉,庄周恨不得马上将扁鹊丢给狄仁杰,让他头疼去,自己回“家”睡上个天昏地老。
  “不过......”庄周为难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死死的抱着自己扁鹊,“我这么把你送回去,如果真的有什么人想杀你的话,我不是白救你了吗?”不想白费功夫庄周打消了这个主意。“算了,我带你去刘府走一趟吧。”

  来到刘府,庄周习以为常的从一堆丢出来的枪炮中走过,连衣角都没有被擦到。
  看见进了内府,他平静的观看完一位绿衣女子压着一男子暴打的全过程。观看中他还顺便向某蓝衣男子要了一包瓜子,边围观家暴边道出自己来这的目的
  扁鹊见庄周如此淡定,好奇的问:“叔叔,不疼?”
  “他不但不觉得疼,反而还很开心呢。”
  “为什么?”
  “因为那个叔叔喜欢哪个姐姐。”
  “等等等等,为什么香香是姐姐,我就是叔叔了?”
  “我这有薯片,你们要不?”“要!”x2
  “你敢叫我婶婶试试!”
  嚼嚼嚼,“唔,薯片果然是番茄味的好吃。”
  “大小姐我错了,饶了我吧!”
  “不对,薯片要原味的才行!”
  “你们两个别看了,快来救我啊!”
  “烧烤味也不错啊。”
  “别吃了,我还没有你们的薯片重要吗?”
  “嗯!”x3
  夭寿啊,我养了个什么军师啊......
 
  等两人打够后,庄周看着刘备“刘备,像这么小的孩子要吃什么啊?没带过孩子,不太明白。”
  刘备苦笑道:“子休啊,这种事你不该问香香吗?问我个大男人干嘛?”孙尚香听了,瞪了他一眼,吓的他赶紧改口“这你可问对人了,身为全职奶爸的我问你......这孩子多大了?”
  “......不知道”
  “哦~等等,不知道?!不知道那这个孩子从哪儿来的?”
  “真不知道,又不是我私生子。难道你们都这么认为吗?我可是一直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呢。”
  “好吧,你赢了。”
 

 
 
 
 
 

我又打算开新坑不填旧坑了怎么办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文!嗷嗷嗷!强烈推荐学院奶爸这个新番。b站现在还没有这个番的资源,这个甜中带虐的番。该甜的时候甜的掉牙,该虐的时候恰到好处,一点也不突兀,是个好比夏目友人帐的治愈番。真的强烈推荐,资源可以百度一下,实在找不到的可以在评论里叫一声,可能不是秒回,但我看到了绝对会发链接(虽然现在还不懂)。总之大家都来看看,真的非常好看!搜索  学院奶爸  大概就能找到了。

最近疯狂迷心灵战争

分割线【上】

  ”呐呐,听说了吗?

  那个机关天才竟然出现了!

  就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专攻傀儡制作的大师兄啊!

  听说他做的傀儡栩栩如生,只要你付出足够的代价和情报,他就可以凭空造出一个“人”来!

  嘘,作为一个合格的密探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看到旁边卖糖葫芦的小店了吗?

  什么?不不不,我是让你给我买串糖葫芦,作为报答,我自然会告诉你找到他的方法。“


  在一个简陋的小木屋里,身着古怪装扮的樱发少年笑着拒绝了少数从正门进来的访客,将多数从地下出来的人埋回去,给绝大多数从天而降的家伙一次免费的太阳一日游。

  少年雌雄莫辩的脸上全程保持着笑容,诡异的像一个木偶。

  ”送走“最后一个访客后,少年靠在椅子上伸展僵硬的身体,舒服的半眯着眼。

  ”哎,真是劳累的一天“少年对着空无一人木屋说着,阳光在他身上竟若隐若现的从他身上浮现出极细的丝线

  ”元歌不会累,是木头。“银发少年从黑暗的角落走出,走到他面前坐下。

  “看来我们这儿进了只小耗子呀,要不要放点捕鼠夹呢?趁他还没偷我们的食物之前。”元歌揉着少年的卷发,像伺候猫主子一样趁着还没翻脸,能多摸一下是一下。

  “靠山硬,不行。"少年拍开头上作乱的魔爪。

  “唉,好吧。”遗憾的收回爪子,元歌不舍的看着被揉乱的卷发“你也该好好练习一下说话了,要是哪天我不在的话你该怎么办啊?"

  "不会。"少年抱住元歌,将头埋在他的怀里,闷闷的说。

  “什么不会?”少年难得主动的与自己拥抱,令他有点不知所措,只好抱住少年微微颤抖的身体,给予他安全感。

  “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对吗?"少年抬头,期待着他的回答。

  “元歌会永远陪伴在主人身边,为主人赴汤蹈火,至死不惜!我美丽并赋予我生命的主人——庞统。”元歌在他手背上虔诚的落下一个无关情欲的吻,表示着自己的忠诚。


                                        长城守卫军会议室

  “木兰姐,现在的魔物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守卫军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援军还没到吗?"她揉了揉突起的太阳穴,强撑着睡意。

   "队长,我们已经把能用的兵全用了,那还有援军啊?”

   两人正聊着时,大门突然被打开,来人还未出声,便被一把猩红的镰刀抵住喉咙,隐隐露出一点血丝。

  

  "!!!"

  "乔姐?你怎么在这?哎呦!“待看清来人后,玄策赶紧放下镰刀。可惜再快也快不过木兰的拳头,一声闷响过后,玄策很幸运的吃下一个栗子。

  玄策委屈巴巴的站在一边,木兰扶着大乔问道:”乔姐,怎么了?“

  “我听元芳说,稷下有位傀儡师,所造的傀儡惟妙惟肖,和真人无异。这人大概可以帮我们潜入敌人内部,扭转目前的局势。”

  “这是个好主意,可是我们如何请他出山呢?”木兰想了想,脑内闪过一个身影“等等,那个傀儡师莫非是.......”

  “稷下虽然有很多天才,不过精通傀儡术的只有一个——庞统。

   要请他多简单?我们只要找到诸葛亮就行了。在稷下的时候他就很崇拜他,如果是他的话,庞统一定会听的。”

  “好,我这就跟香香说,让她帮我们借人”


   稷下庞统懒洋洋的靠在元歌身上晒太阳,太阳暖呼呼的,舒服的令人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中好像看到一抹蓝色,是师兄平常身上的颜色。

  “唔...师兄...”含糊不清的字句飘进诸葛亮的耳朵里,他听后,勾起一抹笑容朝他走去却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住。

    “滚开。”元歌抱着庞统,蠕动着嘴唇却不发出声音。诸葛亮所处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机关法阵,将两人笼罩其中。他对诸葛亮的了解程度与庞统相同,甚至还在其上。他知道他懂唇语,也明白法阵对他起不了多大作用。他只是在发泄不满而已。

   果不其然,巨大的阵法撑了一会便化作碎片消失了。

  庞统察觉到阵法的消失后,便醒来。环视周围,在看到师兄皮笑肉不笑的脸后,愣了几秒,然后猛地站起。因为用力太猛,一不小心撞到元歌的下巴上,疼的他眼泪都出来了。

  “咝!好疼!师...师兄,你怎么来了?”庞统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搁,眼睛看向四面八方但就是不往诸葛亮那儿看。

  “怎么?不欢迎我?”诸葛亮像是在和庞统说,但眼睛却一直看着元歌。两人对视着,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时不时出现丝丝火花。

  幸好庞统心不在这,他早在看见师兄那一刻便被脑内的弹幕刷屏了

  “师兄来了怎么办?”“我要不要回去洗漱?”“不行,我这样子太邋遢了,不可以见师兄。”“时间倒流吧,让我回到一个小时前好好洗漱更衣,再迎接师兄。”“师兄真帅!师兄赛高!”......

   诸葛亮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小师弟,看着他什么想法都写在脸上却不自知的样子,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过来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见师兄笑着看着自己,才想起来刚才师兄问自己话还没回答,马上操控着傀儡回答道“没...没有。师兄你来我欢迎还来不及呢,这个法阵还有周围的那些机关陷阱都是为了防止那些求我做傀儡的人设的。真的没有不欢迎你啊。”

  元歌照着庞统的想法捧读,将感叹句硬生生读成陈述句,对诸葛亮的态度更是好生不屑。

  好在庞统心思不在他身上,不然铁定会被拆了重做。

  “哦?可是,我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请你出山做傀儡的。怎么?你要拒绝也是可以的哟。还有,我不是说了,在我面前不要用傀儡代言吗?”诸葛亮扫了他一眼,眼中全无笑意,只剩满目寒霜。

  “不...不敢。”庞统吓得全身都在颤抖,眼前的师兄确实是他最崇拜的人,却也同为他最恐惧的人。

  “好了,问题解决了!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喽!”得到答复后,诸葛亮一扫眼中的阴霾,微笑着上前去搂着庞统僵硬的肩膀。却被元歌拍开,诸葛亮看着元歌抱着庞统,他恐惧的心理被傀儡安抚着至安稳,看着他自然地将脸埋入傀儡的没有温度的怀中。嫉妒的感觉犹如毒蛇般吞噬着他的理智。

  这些原本都应该是他的东西!他区区一个木头哪来的资本和他抢属于他的东西?

  

  


  

哎嘿嘿,考完试冒个泡,证明我还活着,又想到了一个坑,不知道要不要写
  嘉是幸运E,金是幸运A两个异极相吸的人会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呢?(提示,本人属于只挖坑不填坑星人,追文需慎重)

(all耀)战争

  战火纷飞,马革裹尸,黑发的少年屹立在战场中,独自一人面对着天上无数的飞船。
  红色的战袍破烂不堪,他的脸上染上了不少鲜血,也许其中也混杂着他的血液。他漂亮的琥珀色眼眸有些溃散,小菊的背叛,家人的被挟以及国人被俘使他变成了压弯了背的骆驼,只要一根稻草便能使能独自面对一个师的他倒下。
  他知道,现在最好的投降,他没有援军,但对方有好几艘战舰的兵力,单打独斗绝对是以卵击石。
  但他依然没有放下手中差不多卷刃的刀,目视着战舰,他在等。他在等隐藏在暗处的大秦,等待他的救援。只要他来了,目前的战况将重新洗牌,他们将重新掌握主导权。
  王耀机械性的不断劈开敌人的身躯,将肮脏不堪的刀刃插进敌人的心脏,感受着温热的血液喷洒在他裸露在外的又渐渐冰冷的感觉。此时,他突然十分感谢自己之前十分厌恶的身体和战神的身份,至少因为这些,那些该死的侵略者们不是选择烧杀他的国民而是俘虏,虽然俘虏之后的生活跟死亡没什么两样,但至少不会让王耀的精神崩溃以及让他独自面对那些重兵器。
  就在王耀又一次切开了挡在他面前的敌人的大动脉,在那人颤抖着倒下的同时,一枚小巧的子弹落入他的左胸中。同时,又一颗子弹打断了他手里已经卷刃的宝刀。王耀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被不断涌上来的士兵们控制着跪倒在地。他的眼皮不知为何变得如此沉重,但他依旧努力看向前方,看着那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宇宙xx年,战神王耀被俘,其母国灭。

修改了一下